最强狂兵

欢迎来到最强狂兵 网站地图 sitemap
最强狂兵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piderell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吐槽大会5
最强狂兵吐槽大会5
2021/03/29 来源:最强狂兵
    一个小时后,马景波赶到了荣佳花园小区。

    跟韩彬联系之后,直接到了3号楼17层。

    下了电梯后,韩彬已经等候在电梯口。

    “马队。”

    马景波点点头,“搜查证我带来了,布控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去物业查过监控,嫌疑人是昨晚十点四十分回家的,之后就没有在出过这栋楼,应该还留在房间里。”

    马景波小声问道,“准备怎么抓捕?”

    “据这栋楼的楼管反应,嫌疑人住的1702室的楼上漏水,有一次还因为漏水的事发生过冲突。我们刚才去楼上了解过,阳台的位置的确漏水,我准备使用引蛇出洞的方式抓捕。”

    “我们已经跟楼上的住户沟通好了,他们愿意配合警方的工作,只要在阳台倒半盆水,就会漏到1702的阳台上。”

    马景波微微皱眉,“会不会给楼上的住户造成损失。”

    “阳台的地势比较低,不会影响到客厅的家具。我让李琴上去帮忙了,真要给住户造成了损失,会主动赔偿给楼上住户。”韩彬道。

    “不错,联系李琴,可以行动了。”

    “是。”

    ……

    雷思远家。

    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喝啤酒,桌子上只要一袋老爷爷花生米,电视里正在播放综艺片厨王争霸。

    此时,电视上中外两方大厨正在比拼厨艺,一个没油,一个没盐,不过做出来的菜依旧色香味俱全,也算是一个下酒的节目。

    “哒哒哒……”

    一阵滴水的声音响起。

    雷思远喝了不少啤酒,已经开始晕乎了,耳朵也有些不好使,一开始并没有听到滴水声。

    过了一会,滴水的声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急。

    雷思远听到了动静,往屋子里瞅了瞅,目光落在了阳台上,墙上上已经阴了一大片,刚刚晒干的衣服也被弄湿了,地下也湿了一片。

    雷思远顿时怒了,“我@#¥%&……”

    雷思远本就心情郁闷,看到这一幕后,怒火‘噌噌’的往上涨,将楼上一阵狠骂。

    雷思远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站起身就往外走,他这次一定要给楼上一个教训,让他记住了,以后永远不敢在阳台洒水。

    “咯吱……”

    雷思远打开门,刚出了屋子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警察!不许动!”一声大吼,将雷思远吓了一大跳。

    门的两侧窜出了几个男子,直接将雷思远摁在了地上。

    雷思远吓懵了,这突然出现的情况,让他根本来不及反抗。

    “你叫什么名字?”

    “我……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警察,说你叫什么?”

    “我叫雷思远。”

    雷思远被戴上手铐,从地上拽了起来。

    马景波打量了雷思远一番,确认了他的身份,“知道为什么找你吗?”

    “不……不知道。”

    韩彬带队进了雷思远的家,在屋子里搜了一番,没有看到其他人。

    不过雷思远卧室的床头柜上,却发现了一幅照片,照片上有一男一女,正是雷思远和死者李苑。

    两人站在海边,搂在一起,笑的很开心。

    不光是卧室,客厅里也摆放着两人的照片,有生活自拍,也有景区照片,有冬天的,也有夏天的。

    韩彬隐隐觉得,两人的关系应该不一般。

    “你认识李苑吗?”

    “认识,她是我女朋友。”雷思远露出一抹自嘲之色,“不,应该说她是我前女友。”

    包星笑了笑,“呦,改口挺快的呀,什么时候分的?”

    “我估计她早就有跟我分手的心思了,就我傻傻的还不知道,还以为只要宠着她,爱着她,两个人就不会分开了,谁知道人家突然给了我一个王炸,前几天彻底把我甩了,东西也带走了。”

    雷思远这句话包含了很多的东西。

    韩彬细细品味了一番,问道,“你和她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她大三的时候,我们两个认识三个月就正式交往了,我很喜欢她,我当时也以为她很喜欢我,现在看来,我就是个傻子。”

    “都谁知道你们交往的事?”

    雷思远抿了抿嘴,“警察同志,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呀,这年头分手也犯法?”

    “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就告诉你了。先回答我的问题。”

    雷思远叹了一口气,“说来也憋屈,她母亲不太同意我们俩交往,所以我们的恋情比较低调,没有太多人知道。”

    “那你怎么证明,你们两个交往过,而不是你在单相思?”

    “这个小区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两个经常一起出入,楼上楼下的邻居还以为我们是两口子,我正想着跟她求婚,然后去见她父母,谁知道,她前段时间跟我提了分手,很干脆,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我现在才知道女人狠起来是有多无情。”

    韩彬追问道,“她为什么要跟你分手。”

    “她前一段时间很忙,工作很累,早上和晚上都是我做饭,家务也是我收拾,有时候她还嫌我做的不好。那段时间,我们也很少做床上运动,一次两次我还能忍,时间长了我肯定忍不了。我就想跟她做床上运动,她说自己工作累,没有那个心思,等有时间了再做。”

    “后来,我们两个为这事吵了一架,越吵越厉害,她就不来我这了。现在想想也挺可笑的,就是为了一点小事,忍忍就过去了,真没想到会闹到分手。”

    韩彬打量了对方一番,看着不像是在撒谎,“你最近见过她吗?”

    雷思远有些无奈,“见过,我想跟她复合,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离不开她,我后悔了,跟她道歉,努力争取她的原谅。但是好像没什么用,不管我怎么说,她都打定主意要跟我分手。”

    包星用同情的目光望着雷思远,暗道,小老弟犯傻了不,人家把你甩了,你都不清楚为啥,还真以为是吵了几句嘴?

    韩彬在本子上记了一下,“昨天晚上九点半到十点之间你在哪?”

    雷思远低下头,沉默了起来。

    韩彬提醒道,“抬起头,回答我的问题。”

    “我去了体育场。”雷思远只回应了一句,又不在说话。

    “去体育场干嘛?”

    雷思远敷衍道,“我想跟她好好谈谈。”

    马景波哼道,“别跟挤牙膏似的一句一句的往外蹦,把你去体育场的目的,怎么去的,几点去的,又如何离开的,一五一十的叙述一遍。我告你,我们这录像呢,你要敢撒谎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想清楚后果。”

    雷思远搓了搓脸,几分酒意已经被吓醒了,“我之前找她谈过,她很不耐烦,说两句就走了。有一次我还去她公司楼下等,她发了一通脾气,警告我不要因为感情的事影响她的工作。还说,如果再去公司找她,以后就彻底把我拉黑。”

    “她那天发了很大的脾气,说实话我有点心凉,我回到家仔细考虑了一天,自己还是放不下她,我就又去找她了,这一次我不敢再去她的公司,我也不敢去她父母家,后来我才发现她没在父母家住。”

    “我就想着跟踪她,去她住的地方好好谈谈,老话都说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只要我能进了她家,就死皮赖脸的跟她亲热,只要征服她,或许她就会回心转意。”

    “昨天晚上,我跟着她去了体育场,本想着跟着她回家,我就在游泳馆旁边等着。不到十点的时候,听到有人打电话报警,说游泳馆里死人了。我看那个人穿着保安的衣服,我不想惹麻烦就离开了。”

    “后来我就回家了,没再出去过。”

    韩彬一直在观察对方,没有看出明显撒谎的迹象,“你为什么突然间离开,就不想知道游泳馆里谁死了?”

    雷思远露出无奈的神色,“谁死了跟我也没关系,再说了,我本来就是跟踪李苑去的,又怕警方调查到我身上,就像是现在这样,我是无辜的,你们还是要查我。”

    “听你的意思,反倒是我们警方的问题了。”

    “没,我没有这个意思。”

    韩彬反问,“那你就没有想过,死的人很可能就是李苑?”

    雷思远露出复杂的神色,“李苑死了,死的人是李苑?”

    韩彬观察对方的神色,没有太多的惊讶,“你已经知道了。”

      <code id='5e9f6'></code><style id='f0108'></style>
    • <acronym id='bc47c'></acronym>
      <center id='05f8d'><center id='bb9a7'><tfoot id='61ff3'></tfoot></center><abbr id='166f5'><dir id='1751c'><tfoot id='951bb'></tfoot><noframes id='1aa29'>

    • <optgroup id='b642f'><strike id='9e788'><sup id='7a862'></sup></strike><code id='7e221'></code></optgroup>
        1. <b id='5a1ef'><label id='3aeba'><select id='32bbf'><dt id='a02aa'><span id='023d4'></span></dt></select></label></b><u id='47207'></u>
          <i id='035fd'><strike id='430bd'><tt id='dea76'><pre id='4ff4d'></pre></tt></strike></i>

              <code id='c833e'></code><style id='640e4'></style>
            • <acronym id='ca926'></acronym>
              <center id='d7c5b'><center id='a8d11'><tfoot id='8770a'></tfoot></center><abbr id='e9b74'><dir id='a55e6'><tfoot id='32356'></tfoot><noframes id='128be'>

            • <optgroup id='c0752'><strike id='585e7'><sup id='a9dad'></sup></strike><code id='e14ee'></code></optgroup>
                1. <b id='dcfe9'><label id='92a77'><select id='f6cbc'><dt id='f6664'><span id='3b517'></span></dt></select></label></b><u id='ee3dd'></u>
                  <i id='edb37'><strike id='72e5b'><tt id='3c5ab'><pre id='e8c60'></pre></tt></strike></i>

                      <code id='8f99f'></code><style id='d0737'></style>
                    • <acronym id='0ea0e'></acronym>
                      <center id='7846b'><center id='e31f7'><tfoot id='7b002'></tfoot></center><abbr id='41ebc'><dir id='fdf2f'><tfoot id='06d49'></tfoot><noframes id='1f532'>

                    • <optgroup id='2fac1'><strike id='a6955'><sup id='1f50a'></sup></strike><code id='14b4b'></code></optgroup>
                        1. <b id='4bbaa'><label id='5cc68'><select id='97014'><dt id='9b863'><span id='d9641'></span></dt></select></label></b><u id='0ae25'></u>
                          <i id='c922e'><strike id='78a29'><tt id='43ccd'><pre id='4233e'></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