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欢迎来到最强狂兵 网站地图 sitemap
最强狂兵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piderell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吐槽大会5
最强狂兵吐槽大会5
2021/03/29 来源:最强狂兵
    博物馆停车场,医疗保障车内,石泉等人围坐在由三张手术台拼成的会议桌四周观看着投影仪打出的内容。

    娜莎操纵着激光笔说道,“我们这些天在意大利、德国和英国分别查阅了关于北非战场的记录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切换了一张幻灯片,这幻灯片上出现了三张黑白照片。娜莎用激光笔指着第一张照片说道,“这是从英国找到的尤尔根被俘时拍下的照片,注意他的发型,很明显的美人尖发型,这是遗传造成的。”

    将激光笔对准第二张的三人合影,娜莎继续说道,“这张是在意大利一位亚伯拉罕的战友遗物里找到的。中间戴眼镜的是亚伯拉罕,左边的美人尖是尤尔根。

    接下来是第三张,这张是在德国二战失踪寻回组织的档案里找到的尤尔根证件照扫描件,虽然不太清楚,但是通过天生的美人尖依旧可以看出这就是他本人。”

    说道这里,娜莎翻了一页,屏幕上再次出现了两张照片,“左边这张是我们看到的尤尔根,这是三年前阿方索和他一起过节的时候拍下的。”

    “他的美人尖呢?”刘小野和艾琳娜同时用不同的语言惊呼。

    “这就是问题,他的美人尖不见了。”

    娜莎指着屏幕上右边的照片,“这位也叫尤尔根,或者这才是我们看到的尤尔根。在二战士兵寻呼组织里,他的身份是北非战场德国空军运输机飞行员,状态列为失踪。”

    “冒名顶替?”何天雷指着屏幕,“可是他也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吧?”

    “美人尖而已,只要有把剃须刀就能解决。”

    艾琳娜笑道,“那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么发达的网络世界。想冒充一个人太简单了。”

    “她说的没错。”

    娜莎切换到下一张照片,“我们没办法调查清楚飞行员尤尔根的来历,甚至不知道他和战地记者尤尔根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联系,但不可否认的是,战后这位飞行员却一直顶着战地记者的身份过的非常不错。”

    “他的作战记录或者隶属的航空队之类的能查到吗?”石泉在笔记本上写完了最后一笔这才抬头问道。

    娜莎摇摇头,“能找到刚刚这些信息就已经非常幸运了,虽然我们也想顺着飞行员尤尔根继续查下去,但现实情况是我们能找到的只有二战士兵寻回组织里关于他失踪的记载,至于他曾经隶属那支航空队,参加过什么战役却根本找不到任何记载。”

    “所以我们这条线又断了?”艾琳娜失望的问道。

    “至少已经有了一点儿进步了。”石泉看向大伊万,接下来说说卢坚科夫的委托吧。

    “这个简单。”

    大伊万示意娜莎调出一张卫星地图,“他给的位置很准确,虽然同样需要找一下,但只要在当地打听一下估计就能找到,咱们只要赶过去就行。现在问题是咱们怎么过去?”

    “什么意思?”

    “最简单的方法,咱们只要直接飞机飞过去就可以。”

    大伊万接过娜莎递来的激光笔,“那座矫正营在乌连戈伊,从莫斯科多次转机,可以搭乘天然气公司的飞机直接飞过去。咱们只要在当地再租车就行,这样能节省不少的时间。”

    按下激光笔,大伊万指着屏幕上一张新的路线图说道,“第二种方法,咱们开车过去,从莫斯科搭乘火车一天半的时间抵达距离叶卡捷琳堡东北六百公里的托博尔斯克,然后自驾1200公里抵达目的地。”

    再次按下激光笔,这次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张航海图,“或者第三种方法,咱们就像苏联时代的犯人一样,从摩尔曼斯克港乘船出发一直到喀拉海,然后沿着普尔河南下500公里就到。”

    “你的建议呢?”石泉在心中做出决定之后问道。

    “我觉得咱们在去非洲之前最好能消失一段时间,所以走当年犯人走过的路线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大伊万看向身边的娜莎,“这次娜莎留在莫斯科,咱们找到那座矫正营之后,她就去找卢坚科夫兑现酬劳,如果在国家档案里能找到尤尔根的信息,咱们从喀拉海搭船直接去非洲。”

    “如果找不到呢?”石泉敲击着手术台桌面问道。

    “那咱们就顺路去本尼特岛”

    大伊万关掉激光笔和投影仪,昏暗的手术室里,只听他继续说道,“既然地球仪上在本尼特岛有标记,那么万一潜艇上同样的信息留存也说不定,毕竟咱们当时只是在上面匆匆看了一眼。”

    “你知道了?”石泉看着娜莎。

    娜莎耸耸肩,“只是一艘潜艇而已,而且你们做的并没有错。”

    “既然这样,就按伊万说的,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晚上就有一班列车从莫斯科出发。”大伊万拿起手机扫了一眼,“咱们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用来赶到火车站。”

    “那就别浪费时间了。”石泉起身,最后问道,“这次不会还搭格罗廖夫的船吧?”

    “当然!”

    娜莎站在舱门口,“我把你们送到摩尔曼斯克港,剩下的就靠你们了。等你们那边有了结果之后我再去找你们汇合。”

    展开的白色医疗保障车缓缓收回,五辆颜色各异的太脱拉在领头的大伊万带领下离开博物馆直奔火车站。

    用了一天的时间再次抵达摩尔曼斯克,虽然已经是五月份,但这里却依旧需要裹紧棉衣,甚至路边的房顶上还能看到积雪。唯独沿街稀稀拉拉的当地百姓以及在军民港讨生活码头工人早已对刺骨的寒风视若无睹。

    倒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军人和警察格外关注这五辆招摇的太脱拉,甚至有记性好的,还依稀能把这几辆车上的logo和昨天电视台新闻里的照片对上号。

    这些警察和军人正是大伊万选择从这里出发的主要原因,不管那位欧丽卡所在的组织是否还关注着他们,也不管是否还有其他人在跟踪着他们,至少在摩尔曼斯克这座依旧保持着冷战时代警惕的终年不冻港,他们的行动肯定会受到制肘,甚至一个不小心还有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这里的警察比俄联邦其他地方的警察更贪婪更不守规矩,当然,也更忠于职守,被他们抓到把柄,很有可能即便给够了好处也会被他们扭送到上级部门拿来换功劳。

    五辆车穿街过巷直接开上码头钻进了久违的莱蒙托夫号破冰船,小半年没见的科罗廖夫依旧守在货仓区的门口攥着一瓶大号香槟欢迎俱乐部众人的到来。

    “尤里,伊万,你们的车队规模变大了。”科罗廖夫抖动着花白的胡子笑道。

    “但依旧比不上你的莱蒙托夫号破冰船。”石泉跳出驾驶室恭维道。

    “从装载量上来说确实如此。”科罗廖夫船长哈哈大笑,“不给我介绍一下吗?这几位漂亮的女士里我只认识娜莎小姐。”

    “这位是艾琳娜”

    石泉指着再次穿上那件美式B3飞行皮衣的艾琳娜介绍道,“也是我们俱乐部的成员。她旁边的是小野,我们的队医。”

    “为了欢迎几位女士,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品尝摩尔曼斯克最好的鱼子酱。”科罗廖夫顽皮的眨眨眼睛,“不过要在咱们出港以后,那些鱼子酱是我偷来的。”

    “很遗憾这次我是没机会了。”

    娜莎给大伊万的脸上留下个鲜红的唇印,这才钻进货仓里提前准备好的小型SUV,“我要赶紧去机场赶航班,祝好运,我们随时联系。”

    “稍等一下”

    科罗廖夫招招手,一直跟着他身边的大副立刻将手里的小箱子放在了娜莎的副驾驶位置上,“这种好东西偷来的比买来的更好吃,带回去一些尝尝。”

    “你偷了多少?”娜莎打开箱子,这里面满满当当的足足有十几盒之多。

    “按市场价计算足够我一个月的薪水。”科罗廖夫拍拍车门框,“好孩子,快出发吧!路上小心!”

    目送着娜莎离开,科罗廖夫亲自关闭了货仓的舱门,随着他的号令,做贼心虚的莱蒙托夫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摩尔曼斯克港。

    直到真正进入巴伦支海,科罗廖夫这才命令破冰减慢航速,这老船长带着石泉等人以及一大群没有值班的海员钻进了餐厅。

    “这是最顶级的摩尔曼斯克鱼子酱,每克4美金。”

    科罗廖夫手里捏着个100克容量的铁皮罐头盒,“老规矩每人一盒,大副帮忙给值班的孩子们领走属于他们的那一份,大家可以自己吃掉也可以在船上进行交易,但是在咱们的船抵达目的地鄂毕湾之前,所有的罐头盒都要收回,不管里面还有没有鱼子酱。”

    等老船长给船员们发完了鱼子酱,科罗廖夫抱着剩下的一箱子罐头盒给石泉等人每人发了两盒,“每人两盒,这是莱蒙托夫号船客的特权。”

    “老船长,你都是从哪弄来的这么多鱼子酱?”大伊万接过罐头,顺手端起一餐盘的布林饼以及一小盒酸奶油问道。

    “当然是偷来的”

    科罗廖夫将属于自己的两盒鱼子酱随手揣进兜里,“在接到你们要乘船的消息之前,我正好撞见有人走私鱼子酱,所以就顺手帮他们往船上搬了一箱。”

    一边说着,科罗廖夫还比划出个微波炉大小的轮廓,“大概这么一箱,很重,足有好几公斤。”

    “船长先生,以后再有这种搬运工作记得叫上我们。”艾琳娜端着属于自己的餐盘笑道。

      <code id='b93ad'></code><style id='7490e'></style>
    • <acronym id='0ac7f'></acronym>
      <center id='8c299'><center id='fc174'><tfoot id='ee212'></tfoot></center><abbr id='d4898'><dir id='49fa7'><tfoot id='23e7f'></tfoot><noframes id='a48a6'>

    • <optgroup id='15031'><strike id='21ec9'><sup id='56d2e'></sup></strike><code id='20f49'></code></optgroup>
        1. <b id='4d990'><label id='8c860'><select id='b4754'><dt id='5af21'><span id='267bc'></span></dt></select></label></b><u id='92f4e'></u>
          <i id='ca811'><strike id='2fe5f'><tt id='e7238'><pre id='4568a'></pre></tt></strike></i>

              <code id='cca76'></code><style id='dd412'></style>
            • <acronym id='30d2b'></acronym>
              <center id='3f1b7'><center id='297e8'><tfoot id='56669'></tfoot></center><abbr id='b605c'><dir id='4fc28'><tfoot id='8df01'></tfoot><noframes id='4c8ff'>

            • <optgroup id='f27c9'><strike id='55783'><sup id='08865'></sup></strike><code id='10c85'></code></optgroup>
                1. <b id='bf28a'><label id='3d3e2'><select id='e8116'><dt id='dffd0'><span id='f8f6b'></span></dt></select></label></b><u id='6eca8'></u>
                  <i id='1329c'><strike id='1cadd'><tt id='addea'><pre id='5096a'></pre></tt></strike></i>

                      <code id='ad0e5'></code><style id='7db9b'></style>
                    • <acronym id='a51ff'></acronym>
                      <center id='74b91'><center id='1e748'><tfoot id='8bbfe'></tfoot></center><abbr id='9dc6e'><dir id='fb011'><tfoot id='9582a'></tfoot><noframes id='362fd'>

                    • <optgroup id='cdd2e'><strike id='fa891'><sup id='1a05b'></sup></strike><code id='735b5'></code></optgroup>
                        1. <b id='c6679'><label id='1de32'><select id='63d32'><dt id='ed5f5'><span id='5490e'></span></dt></select></label></b><u id='4e9f6'></u>
                          <i id='2e416'><strike id='bd1e9'><tt id='d373f'><pre id='87c70'></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