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欢迎来到最强狂兵 网站地图 sitemap
最强狂兵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piderell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吐槽大会5
最强狂兵吐槽大会5
2021/03/29 来源:最强狂兵
    柳云儿此时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下位置,让自己靠得更加里面一点。

    “可惜领导跟他老婆在另一边,和我们很远很远的位置。”林帆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不然我让我领导帮我们把钱给付了,反正对不对?你应该懂的。”

    “我懂什么?”

    柳云儿听到父母和自己相离很远,顿时放心了不少,随即白了眼面前这个家伙,说道:“以后少占你领导的便宜,对你的影响不太好,而且而且”

    说到这里,

    柳云儿不知道该怎么叙述接下来的话。

    “而且反正就是不好!”柳云儿认真地说道。

    “”

    “唉?”

    “我一直好奇你和我们领导之间的关系,你们是不是亲戚啊?”林帆一脸迷茫地问道:“你是他的侄女吗?”

    “我”

    “我和你们领导的确认识,但至于关系你就别多问了。”柳云儿淡然地说道:“反正八竿子打着的关系以后不准问这个问题。”

    “行吧。”

    “我也懒得过问,我只需要知道你是柳云儿,其他的无所谓。”林帆笑道。

    柳云儿点了点头,看着面前这个经常欺负自己,又占自己便宜的大猪蹄子,极其轻声地说道:“反正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由于实在太小声,林帆并没有听到柳云儿具体讲了什么,就反正然后有一天,至于后面的内容,完全听不清楚。

    “你说什么?”林帆问道。

    “没什么”柳云儿面无表情地说道:“玩你的游戏吧。”

    “哎呦!”

    “我特么的被干了。”林帆急忙回到了游戏中。

    与此同时,

    在餐厅的某一个角落,

    柳钟涛和自己的媳妇刚刚点完菜,等待着菜上桌。

    “你怎么一直拿着茶叶蛋干什么?”柳钟涛妻子皱着眉头,认真地说道:“早上吃剩下的?”

    “这个?”

    “差点忘了来来来,吃个茶叶蛋。”柳钟涛急忙把袋子递给了自己媳妇。

    看到这个茶叶蛋,中年女人一脸嫌弃地说道:“我才不要你吃剩下的,要吃你自己吃。”

    “这不是我吃剩下的。”

    “这是咱们女婿吃剩下的。”柳钟涛认真地说道:“没错林帆吃剩下的茶叶蛋。”

    “”

    “我说你什么毛病?”柳钟涛妻子没好气地说道:“你连这个都要?就一个茶叶蛋至于吗?你想要吃我回家给你做不就得了,至于吃别人小林吃剩下的?”

    听到自己媳妇的话,

    柳钟涛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你搞错了问题的关键不是谁吃剩下的,关键在于这是谁做的!”

    “谁做的?”

    “当然买的呗。”柳钟涛妻子没好气地说道:“还是自己做的?”

    “对!”

    “就是自己做的。”柳钟涛严肃地说道:“不是小林的做,而是咱们的宝贝女儿,云儿亲自做了茶叶蛋给小林吃。”

    “什么?”

    “咱们女儿都开始做饭了?”柳钟涛妻子满脸诧异,不过毕竟是经历过无数大场面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认真地说道:“看来女儿是真的爱上了小林,都开始为对方改变自己了。”

    夫妻俩都知道女儿的性格,那是倔强到极致的孩子,认定的事情可不会轻易改变,比如做饭,她就是一个不喜欢做饭的人,连去厨房的次数都很少,结果呢

    为一个男人,穿上了围裙。

    “给我。”

    柳钟涛妻子接过那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茶叶蛋,一时间心情很复杂。

    “唉”

    “我们两人养了快三十年,结果需要靠一个外人才能吃到女儿做的东西。”柳钟涛妻子苦笑道:“钟涛你说这个女儿是不是白养了?”

    何止白养这么简单!

    她都开始向娘家拿东西了!

    柳钟涛心里很苦,但不能跟老婆讲,就在今天早上十万的茶叶,被林帆拿走一半。

    “吃吧吃吧。”

    “别想这么多了。”柳钟涛说道。

    慢慢地剥开蛋壳,随即尝了那么一小口,刹那间柳钟涛妻子诧异地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老公,说道:“味道不错!咸淡适口,而且茶香浓郁。”

    “”

    柳钟涛挺痛苦的,当然不错了一千多一个呢!

    很快,

    吃完了这个茶叶蛋,中年女人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说道:“真的不错。”

    随后抽了一张纸巾,轻轻擦了擦嘴角,说道:“烟都准备好了吧?”

    “已经准备完毕了。”柳钟涛拿出清单,笑着说道:“一共二十条。”

    柳钟涛妻子看了一眼账单,默默地点点头,说道:“到时候你送过去吧,我去的话有点不方便。”

    “嗯。”

    “话说我们是不是太磕碜了?”柳钟涛说道:“毕竟是你过去的老领导,咱们就就送这么点?人家老杨一出手就是十万的茶叶。”

    “”

    “差不多了。”

    “没必要送那么多。”柳钟涛妻子淡然地说道:“话说这烟的牌子一条大概就一千,怎么到你手上就一千五了?”

    “我不要辛苦费的?”柳钟涛笑着说道:“其实我买了三十多条,剩下的十来条我自己抽。”

    柳钟涛妻子没好气地说道:“我就知道,不过你自己抽没事,千万千万别给小林。”

    “放心吧。”

    “你和女儿都说了,我怎么还会给他呢?”柳钟涛认真地说道:“放宽心。”

    柳钟涛妻子点点头,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又是工作上面的事情。

    “唉”

    “又是那片开发区。”柳钟涛妻子叹了口气,随后满脸的愤怒:“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一群家伙不知道都干什么吃的。”

    “我出去接个电话。”

    话落,

    柳钟涛妻子便拿着手机走了。

    此时,

    林帆和柳云儿吃好饭,用手机结完账,正准备走的时候,柳云儿看了一眼林帆外套。

    “把外套给我。”柳云儿说道。

    “你冷啊?”林帆也没有多想,直接把外套给脱了下来,递给了柳云儿。

    接过外套后,柳云儿急忙穿上了去,随后对林帆说道:“待会儿我们快一点出去!”

    “怎么了?”

    “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林帆皱着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反正你快点和我出去就行。”柳云儿白了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准备好了吗?”

    “嗯”

    “走!”

    刹那间,

    两人迈着飞步,冲向餐厅大门。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迎面走来了一位中年女人。

    很不凑巧,

    林帆和这位中年女人撞了个正着,幸好在那一刻林帆收力了,不然肯定会把那中年女人给撞倒在地。

    “对不起!”

    “对不起!”

    “阿姨实在不好意思,我我走得太急了,没注意到您,您没有事吧?”林帆急忙对那位中年女人赔礼道歉,不过等他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后,一脸的诧异。

    “夏姨?”林帆惊讶地说道。

    “小林呀。”那位叫夏姨的中年女人正是柳钟涛的妻子,此时的她笑着说道:“你怎么也在这里?”

    “嗯!”

    “我跟”

    林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此刻身边空无一人。

    什么情况?

    大妖精人她呢?

    “夏姨?”

    “您看到我身边有个人没有?”林帆一脸茫然地问道:“刚刚还在的怎么现在人没了?”

    柳钟涛妻子愣了一下,一脸微笑地问道:“男的女的?”

    “女的。”

    “奇怪突然消失不见了。”林帆皱着眉头,无奈地说道:“明明刚还在身边的。”

    “噢!”

    “可能走得急了吧。”柳钟涛妻子依旧面带微笑:“我和你叔在一起吃饭,要不你过去打个招呼?”

    “好啊!”

    “其实我早发现您和叔了,不过我当时和朋友在一起吃饭,所以就没有过来。”林帆说道。

    “朋友?”

    “只是朋友?”柳钟涛妻子问道。

    “”

    “特殊的朋友。”林帆说道。

    特殊?

    呵呵小林挺腼腆的,都睡在一起了,还特殊的朋友?

    也是

    的确挺特殊。

    “那个朋友重要吗?”柳钟涛妻子冲林帆问道:“不重要的话就和你叔聊会再走。”

    “她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林帆沉思片刻,认真地说道:“要不我先走了吧,我怕她等急了,不好意思啊夏姨,代我向叔问好。”

    “没事!”

    “没事!”柳钟涛妻子说道:“过几天到我家来吃饭,你很久没有来了。”

    “必须的!”

    “我可想您的红烧肉了。”林帆笑着说道:“哎呦这是我吃过这辈子最好吃的红烧肉,不仅红烧肉好吃其他的菜都好吃,不对只要是您烧的菜,我都爱吃!”

    听到林帆的话,柳钟涛妻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说道:“真的有这么好吃?你叔可是相当嫌弃我的厨艺。”

    “叔那叫身在福中不知福!”

    “夏姨说出来不怕您笑话,我未来媳妇的标准就是按照您的模板而来,长得漂亮,脾气又好,饭菜又好吃。”林帆认真地道:“反正您在我心目天仙下凡!”

    顿时,

    柳钟涛妻子笑得更加的开心了,没有任何的装模作样,完全发自内心深处

    :。:

      <code id='f995e'></code><style id='84367'></style>
    • <acronym id='a1a14'></acronym>
      <center id='4580b'><center id='2c765'><tfoot id='8f119'></tfoot></center><abbr id='55efa'><dir id='4a383'><tfoot id='dca1e'></tfoot><noframes id='85630'>

    • <optgroup id='5e96b'><strike id='c79b9'><sup id='71851'></sup></strike><code id='baf6e'></code></optgroup>
        1. <b id='87893'><label id='e82bb'><select id='3332c'><dt id='47f8f'><span id='11015'></span></dt></select></label></b><u id='57022'></u>
          <i id='34323'><strike id='df3d7'><tt id='4fa7f'><pre id='4bc13'></pre></tt></strike></i>

              <code id='fb7c7'></code><style id='0a2f8'></style>
            • <acronym id='01d02'></acronym>
              <center id='24cc2'><center id='1c427'><tfoot id='852a7'></tfoot></center><abbr id='ec48b'><dir id='4d996'><tfoot id='addb9'></tfoot><noframes id='7b902'>

            • <optgroup id='fcb81'><strike id='f5133'><sup id='a4aae'></sup></strike><code id='9a19a'></code></optgroup>
                1. <b id='74721'><label id='1c204'><select id='7863c'><dt id='1a6cf'><span id='a1b4c'></span></dt></select></label></b><u id='e1983'></u>
                  <i id='4ec48'><strike id='52a11'><tt id='6d721'><pre id='31fbe'></pre></tt></strike></i>

                      <code id='7d5b9'></code><style id='fcc4b'></style>
                    • <acronym id='2dacf'></acronym>
                      <center id='dd50a'><center id='ece2e'><tfoot id='6da9d'></tfoot></center><abbr id='f4032'><dir id='1fac3'><tfoot id='8c2fd'></tfoot><noframes id='3b7c9'>

                    • <optgroup id='a2673'><strike id='218a2'><sup id='61b31'></sup></strike><code id='469ce'></code></optgroup>
                        1. <b id='0db12'><label id='e30f7'><select id='e07f7'><dt id='34fbb'><span id='bcaf6'></span></dt></select></label></b><u id='ae4fc'></u>
                          <i id='326e0'><strike id='566d4'><tt id='cc24e'><pre id='44b1c'></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