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欢迎来到最强狂兵 网站地图 sitemap
最强狂兵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piderell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吐槽大会5
最强狂兵吐槽大会5
2021/03/29 来源:最强狂兵
    毋庸置疑,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是一部优秀的电影。

    不需要看票房成绩。

    也无需去看专业影评人的意见。

    更不用理会吐槽后期、配音、特效、剧情和演技瑕疵的。

    而且肯定会有人不喜欢这部电影。

    但都无所谓。

    有那么多的人看了这部电影,被勾起青春回忆。

    想起细雨中那个奔跑的窈窕身影。

    想起楼道拐角那飞扬蹁跹的裙摆。

    想起那个不经意凑过来,头发上带有舒蕾洗发水香味的少女。

    想起那个认认真真看着黑板,穿着干净白衬衣的少年。

    想起那些课间操时的回眸笑,那些走廊上的打闹。

    那些黯然神伤,那些心心念念。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能从这部电影里找到曾经自己青春的痕迹。

    并且感动。

    不是为这部电影感动。

    而被勾起的回忆感动。

    而能够让无数人感动的电影,它不优秀么?

    但那是九把刀的青春记忆,不是杜采歌的。

    当然,其实杜采歌虽然有一些自己的青春回忆想要表达,但他并不想和九把刀一样,把这样一部电影拍成自传。

    他想寻找更多有共性的故事。

    首先要更改的是人设、人物关系、社会背景和时代背景等。

    杜采歌最终没用氪金腾和沈佳宜这两个名字,也没用李磊和韩梅梅。

    毕竟这是一部青春偶像电影,主角名字太土了的话会影响观众的代入感。

    女主角温欣然,人设和原版里的沈佳宜很相似因为这种人设,很符合青春期男孩心目中完美恋人的形象。

    每个男性观众,都或多或少能从温欣然身上找到让他想起自己初恋的东西。

    或是一个微笑,或是一个婉约的眼波,或是一次笑着奔跑时的回眸。

    男主角林河,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从“林可”转化来的。

    人设是一个喜欢音乐的叛逆少年,心里有爱,更有许多愤怒。

    不能理解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丑恶,更不能理解大人们为什么会允许世界上存在这么多丑恶。

    其实也是一个看似很鲜明,其实很模糊的形象,每个男人都可以从这个形象上找到自己青少年时的影子。

    女配王璐丹,家庭破裂,很早熟,打扮成熟。

    眼神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妩媚性感,说话大胆,在外人看来甚至有点女表气。

    但对女主角很够义气。

    男配1,喜欢漫画的肥宅,成绩不好,经常受辱,家人也不支持他画漫画,但他始终没有放弃梦想。

    男配2,电子游戏高手,一个币就能通关大部分游戏,喜欢夸夸其谈,成绩中等,很会察言观色,会做人。认识很多不良学生,甚至认识校外的不良团伙,脾气暴躁,粗鲁,但是讲义气。

    男配3,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有点书呆子气,老师家长都很喜欢。但私底下也会偷偷地逃课、抽烟。

    这些人,是否能让你想起中学时的某个同学,某个小伙伴?

    如果是,那杜采歌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是一部青春电影,但讲的不是青春,而是青春记忆。

    是要让一群接近中年的人回忆自己的青春岁月。

    当然最好也要让青少年有一些共鸣。

    所以,电影里要谈论一些很共同的话题。

    让观众觉得有代入感的故事。

    比如说原版里那段氪金腾为了让沈佳宜高兴而举办的无限制格斗比赛,这种其实不太让人有代入感。

    当然,这种“傻乎乎”事件的性质,也会让一部分男性观众觉得,我虽然没干过这件傻事,但我也干过傻乎乎的事,因而形成共鸣。

    但这段戏杜采歌的版本里肯定不会出现了。

    杜采歌版本里,主角的人设就不同。

    一个喜欢音乐的叛逆少年,自然会有他独特的傻乎乎的方式。

    杜采歌会从自己被唤醒的记忆碎片里,提炼出一些往事,进行加工。

    还会从地球上自己的或者耳闻目睹的旁人的经历里,提炼出一两件进行加工。

    最终凑出40分钟左右的故事。

    另外,婚礼那一段杜采歌是不打算拍的。

    他打算给一个开放式结局。

    男主角和女主角分手了。

    但他们都舍不得对方。

    还有在一起的可能。

    但也有可能,再次在一起之后,又发现有不合适的地方,又再分开。

    现实里,和初恋的男(女)朋友分分合合的例子太多了。

    其实很少有人会和自己的初恋结婚。

    大概不到5%吧。

    所以,杜采歌心里很清楚,电影里的男女主角最后不会在一起。

    但要给怀旧的观众一点盼头。

    让他们觉得,如果当初我……或许会不一样。

    淡淡的伤感和惆怅,会让他们对这部电影的印象更加深刻。

    ……

    为了统一管理,剧组在附近的酒店开了房间,大家统一住酒店。

    除了确实有事要处理的,而且保证不影响第二天拍摄的,杜采歌会批准对方回家。

    第一天的拍摄结束后,杜采歌躲在酒店房间里。

    与段晓晨、颜颖臻和采薇宝贝通过电话后,他叫来刘梓菲和剧本导演,讨论了一会剧本,又把服装组、道具组组长和搭景组组长叫来,安排了一些明天的工作。

    这才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继续搬运《龙蛇演义》。

    有时突然冒出一点灵感,他也会切过去写一段《鬼吹灯》的第五卷。

    到了11点多钟。

    他的房门被敲响。

    杜采歌的心提了起来。

    由不得他不谨慎,作为导演,他经历过太多次剧组里的女演员甚至女工作人员投怀送抱。

    如果没处理好,就会影响整个剧组的氛围,甚至影响拍摄进度。

    这次选角的时候,中午他在酒店休息时,其实也有女演员试图潜规则他。

    不过杜采歌连段天后都能狠心拒绝,又怎么会被十八线小演员搞定。

    “谁啊?”他提声问道。

    为了节省经费,这酒店档次很低,杜采歌也没利用职权给自己开个好房间,同样是睡的标间。

    隔音效果并不好,房里说话,房外能听到。

    “是我,是小姑娘,”许清雅的笑声响起,“杜导,我想和你聊聊剧本。”

    从进入剧组开始,大家就像约好了似的,不再称呼杜采歌为“海明威老师”,而称呼他为“杜导”。

    小姑娘的声音虽甜,杜采歌却有些反感。

    聊剧本这种借口都被用烂了好吧……

    杜采歌摇摇头,但很快想起,许清雅并非那种妖艳贱货,她的家教也不会允许她做出败坏门风的事来。

    所以她大概率是真的想和自己讨论剧本。

    但是这半夜里,孤男寡女的,关在酒店房间里,就算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喜欢嚼舌头的人很多,永远也不要低估人的阴暗面。

    “明天再说吧,今天太晚了,我准备休息了。”杜采歌回绝道。

    许清雅却撒起了娇:“就10分钟,你让我进来嘛,杜导,我是真想和你聊聊剧本。”

    这小姑娘,说她不懂事嘛,其实这阵子接触觉得她还算早熟。

    说她懂事嘛,真懂事就不会半夜里来敲导演的门。

    杜采歌想了想,大声说:“你把郭令洁叫来,我给你们两个一块讲讲。”

    “好叻!”许清雅高高兴兴地说。

    过了几分钟,敲门声再次响起,杜采歌便起身开门,郭令洁和许清雅站在门外。

    这8月的天还很热,她们也穿得很清凉,将无敌的青春尽情地展现了出来。

    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脸颊上略带红晕,即使是相貌普通,也会看上去很漂亮。

    何况她们本来就都是美人,而许清雅更是算得上人间绝色这一级别。

    在杜采歌两世为人,见过那么多大小明星、名模的情况下,也只有包括杜媃琦等寥寥四五人能在相貌上与许清雅媲美。

    她的身材,虽然不如段晓晨那么炸裂那么完美,也是匀称修长,赏心悦目。

    “进来坐吧。”杜采歌扫了一眼就放她们进来,然后故意敞开门。

    许清雅注意到了杜采歌的举动,优雅而亲切地一笑,应该是明白了杜采歌的用意。

    因为是标间,室内也没太大空间,两个女孩看了看,最后紧挨着在床沿坐下。

    杜采歌则搬椅子坐在她们对面。

    “想聊剧本的哪一段?”

    “是这样啊,杜导,”许清雅说,“那一段,闺蜜王璐丹笑着告诉女主,你知道吗,那小子喜欢你。”

    “女主有点紧张地说,别瞎说,林河才没有喜欢我。”

    “闺蜜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说林河?”

    “女主角露出复杂的神色。”

    停顿了片刻,许清雅问道:“我不太理解,为什么女主要紧张?然后复杂的神色又是什么样子的?”

    杜采歌摸了摸下巴,目光没有落在这两个美女身上。

    想了想,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说道:“其实,很多优秀的演员,都会有写人物小传的习惯,这样更有助于他们去理解自己要扮演的角色。”

    “因为剧本里能容纳的信息有限。所以那些优秀演员拿到剧本之后,会立刻着手去认真揣测。这个人的性格究竟是什么样的?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性格?他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他的家人、朋友曾经给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慢慢地把这个人物的过往经历、心路历程等等补写出来,写个十几二十万字。”

      <code id='ef9fe'></code><style id='2a163'></style>
    • <acronym id='396ee'></acronym>
      <center id='4d236'><center id='41c30'><tfoot id='47df3'></tfoot></center><abbr id='2e15c'><dir id='933c9'><tfoot id='025ce'></tfoot><noframes id='76c69'>

    • <optgroup id='07ea3'><strike id='f2bec'><sup id='50517'></sup></strike><code id='60696'></code></optgroup>
        1. <b id='1dff4'><label id='ce4bd'><select id='bacec'><dt id='9b25d'><span id='e48e3'></span></dt></select></label></b><u id='74394'></u>
          <i id='13c6d'><strike id='e87de'><tt id='98771'><pre id='87ddb'></pre></tt></strike></i>

              <code id='ff941'></code><style id='c729d'></style>
            • <acronym id='a3b72'></acronym>
              <center id='a64fb'><center id='e9f82'><tfoot id='8b46e'></tfoot></center><abbr id='0b506'><dir id='0562b'><tfoot id='dd216'></tfoot><noframes id='62cba'>

            • <optgroup id='9d1cf'><strike id='fa2c1'><sup id='3cdd0'></sup></strike><code id='2d357'></code></optgroup>
                1. <b id='c28cd'><label id='7633e'><select id='16102'><dt id='17164'><span id='9218e'></span></dt></select></label></b><u id='a4d93'></u>
                  <i id='4d0b7'><strike id='d9439'><tt id='4696d'><pre id='c7f80'></pre></tt></strike></i>

                      <code id='2c855'></code><style id='d512c'></style>
                    • <acronym id='ce8d5'></acronym>
                      <center id='47ec1'><center id='4ea8f'><tfoot id='fdee6'></tfoot></center><abbr id='07f87'><dir id='9eb1a'><tfoot id='e4e49'></tfoot><noframes id='34db1'>

                    • <optgroup id='a6653'><strike id='f47bf'><sup id='0038e'></sup></strike><code id='eda43'></code></optgroup>
                        1. <b id='3685d'><label id='c5880'><select id='332d6'><dt id='86285'><span id='e0d27'></span></dt></select></label></b><u id='6c9bd'></u>
                          <i id='4ba6b'><strike id='afcc2'><tt id='a21a8'><pre id='d57ca'></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