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欢迎来到最强狂兵 网站地图 sitemap
最强狂兵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spiderell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吐槽大会5
最强狂兵吐槽大会5
2021/03/29 来源:最强狂兵
    大雨,清晨起床后,张凡发现外边下着雨,从窗外望去,街上雨水都开始翻泡了。“夏天都没到呢,就开始下如此大的雨了!”张凡纳闷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张凡,快来洗脸,吃完饭了送我一下,下大雨,我今天要早点去单位。我的一个客户和我约好了,今天要给他放款。”

    张凡望着窗外发呆的时候,邵华在卫生间里大声的喊道。“好!”张凡进入卫生间后,看到邵华再吹头发。

    “要早点去,你还洗头发啊,来我给你吹,外面下雨了,吹不干容易感冒。”张凡结果邵华手里的吹风机后,开始帮着邵华吹头发。

    “这不是忘记了吗。我听到下雨才想起来,我哪个客户是搞土建的,一下雨他就只能休息,所以我才想起来。

    我哪个客户一副苦大仇深的长相,和我们行长好像关系不错,要是怠慢了,他就会去告状,上次把我们部门的小刘就给告了,就因为没给他主动倒水。”邵华一边享受着张凡的服务,一边说着话。

    乌黑的秀发,如同缎面一般,张凡轻轻的晃动的着吹风机,寻找着还未变干的发丝。

    “你们好了没,饭做好来。快来吃。”邵华妈妈在饭桌前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马上来了。”邵华答应了一声。

    奶茶、馕、小菜,还有点香肠,蛋白质、脂肪、维生素都齐全了。“这大雨昨晚就开始下了,这么大的雨少见啊。估计得有麻烦事情了。”老头端着奶茶望着窗外,张凡坐下后,他就对张凡说道。

    张凡还没回话,就被邵华妈妈给怼回去了:“赶紧吃,少神神道道的一天。吃完陪我去菜市场买点菜,家里菜没了。”

    “哼,知道什么啊!”老头被怼了,一口喝完了奶茶。

    “快,走。我来不及了。”邵华随便拿了一点馕饼后,就嚷嚷的说道。张凡三口两口的吃完后,也开吃穿鞋出门。

    “知道今天有事,也不早点起来。一天天的不好好吃饭,影响着张凡也吃不好。再这样我不做饭了。”老太太看着剩了一大半的饭食,顿时来气了。

    “嘿嘿,知道了我亲爱的老娘,我们走了。你们小心点,下雨路滑,不行就等我们下班买菜去。”邵华笑嘻嘻的安抚了一下自己的老娘。

    “指望不上!快去吧。穿热点,”老太太消气了。老头听着自己老太婆不停的叨叨,就皱了皱眉头,自己心里嘀咕:“又不是小孩子!”

    张凡开着车送着邵华去了单位。下雨车速很慢,路上还有点压车,“前面出车祸了。”张凡探着头看到了前方的路况。

    “严重吗?”

    “应该不严重,这速度也严重不了,估计是个剐蹭吧。”

    一会儿的功夫,张凡送邵华到了单位,“我走了,你路上小心点。我给你车上放了把伞,就在后面。”

    “好的,你也注意点。”

    在边疆下雨比下雪好一点,下雨不用提前到单位,如果下雪就不行了,下雪就是吹冲锋号,必须提前半小时到单位。

    张凡赶到单位的时候,医院大门口都有点积水了。“都下了一晚上了,还没停。”在外科大楼,张凡看到了胸外的主任。

    “是啊,今天估计车祸不少啊。”两人随便聊了几句就到了各自的楼层。

    下雨大小,医院的工作照常进行。拇外翻的患者早早的就被拉到了手术室。常规消毒,张凡带着王亚男开始手术。

    拇外翻,小小的一个拇外翻,几乎有两百多种手术方式。手术方式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这就代表着大家都不确定到底哪种手术方式是最好的,都在不停的探索着。

    张凡当然后有优势了,因为系统,他知道何种术式是未来的趋势,但是这种事情,只能自己去做,说给别人,别人都不相信。

    这种事情,必须有数据,只有用数据才能说服别人,可现在华国的询证医学还顾不上这种小手术。自己干,估计干到退休的时候可能才会有点说服人的数据。

    “张凡,咱们用那种术式,昨天晚上我看了一晚上的手术资料,这个术式太多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都有优势。”王亚男非常的用工,这种手术,她没做过,碰到了,就在私底下做好功课。

    张凡看了看有点眼袋的姑娘,说道:“是啊,如果没点优势,估计都被淘汰了。咱们用松解术加软骨纠正的联合方式。”

    “额,没看到过这种手术方式啊。”王亚男略略低着头思考,然后抬起头肯定的说道。

    “你把两百多方式都看完了?”张凡有点小惊讶,没想到这姑娘这么能肝。

    “嗯,看完了。”王亚男有点小骄傲的说道。

    “别太这么肝了,会老的很快。”张凡也就随口说了一句,算是废话了,当医生不肝,哪还当什么医生啊。

    “哎,研究生越来越多,我又是个女生,薛飞又靠不住,你说不定哪天就走了。我不肝以后说不定忽然哪天就没位置了。”姑娘感慨的说了一句。

    “额!你舅”张凡觉得不合适,立马改开说道:“有不懂的直接问我,一定别心急,手术是循循渐进的。”张凡忽略了自己。

    “我舅舅迟早会退休的,而且我不能不着急,我得想你学习,虽然达不到你那种努力的程度,但是最起码要做到一半吧,不然就成薛咸鱼了。”

    “好,有信心就好,开始吧。”张凡一听,觉得这姑娘想的很清楚,也就不多说了,都是成年人,自己选的路,自己走。用不找去劝说的。

    这手术其实不难,难点就是角度的把控,脚趾关节形成的角度,如果把控的不好非常容易复发的。

    这种角度,不是规定死的,而是要方方面面的去考虑,比如患者的体重、是否从事重体力劳动等,考虑不全面就是埋下了祸根。所以有时候去看病的时候,千万不要隐瞒自己的职业。

    “开始!”张凡说了一声后开始了手术。

    先是在第1、2趾间背侧偏拇趾做5m纵切口,向近延伸达跖骨头间,“这里要注意,这个是拇趾背腓侧皮神经及静脉,一定不要损伤了。”

    说这话,张凡将拇趾背腓侧皮神经及静脉牵向胫侧。

    然后继续,沿拇跖趾关节囊腓侧向深部分离,切断跖横韧带,将拇收肌的横头及斜头从近节趾骨基底及外侧籽骨上切下。

    接着向近侧钝性分离,用粗丝线缝合末端,留长线备用。将肥厚的外侧关节囊沿关节线自背侧中线至跖侧切开,使拇趾可向内移,然后打结固定。

    张凡一边做,一边给王亚男解释。手术要是自己去摸索那就太难了,必须有老师带。有个好老师,能少走好多弯路。

    手术很快,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下次有这样的手术,让我做可以吗?”王亚男打着石膏,对张凡说道。

    “你看懂了吗?”张凡问道。

    “懂了。你给我教的很详细,我觉得我应该会了。”

    “那行。”张凡点了点头,其实这手术也简单,就是切开皮肤肌肉,打开肌腱,松解开拇指关节,然后调整到要恢复的位置后,再缝合然后打石膏。

    就在这时,老高进来了,“我估摸着你们手术做完了。赶紧准备准备,来了两个车祸伤员,都是开放性骨折,必须尽快手术。”

    “那个地方骨折了?”张凡问了一句。

    “一个尺桡骨,一个股骨。”老高说着话,出了手术室去了另外一个组的手术室。

    “你送病号回病房,下好医嘱,然后在上来,我去抢股骨。记得给患者家属说清楚,必须用石膏绷带固定拇趾于矫正位,3周后才能除去石膏练习活动,才能穿鞋走路。”张凡打好石膏后,特意交代了一句。

    “好的,放心。我下去把薛飞提溜上来,我知道,你出马绝对能把病号抢回来。我对你有信心,加油哦!”姑娘特意做了一个捏着拳头,加油的手势。

    “OK!放心。”张凡笑了笑。

    下雨路滑,车祸就多。来的伤员是一个三蹦子司机和坐三蹦子的乘客。三蹦子其实就是带了一个铁皮盒子的摩托车。雨大看不清路和一辆轿车硬碰硬怼在了一起。

    汽车司机和乘客皮都没破,结果这边太惨烈了。

    张凡出门,就去了手术室的会议室。里面老高和副主任、许仙正在看片子呢。

    “主任,病人呢?”马上就送上来了,这是片子你先看看。说着话,老高让开了电脑的位置,因为是局域网,放射科拍完片子,这边电脑上就显示了。

    “尺桡骨碎的不是很厉害。股骨倒是挺重啊。”

    “是啊,你们做哪个。”老高问道。

    “做股骨吧,许医生他们组最近累坏了,我们给他们分担点劳动量。”

    “没事,我们还能干!”

    “没事更好,我们都休息了好久了,算是生力军了,我们做股骨。主任副主任你们说呢。”

    “呵呵,行。你们做股骨吧。”

    “看把,呵呵,这就是张医生,够霸道吧。”副主任连笑带说,一语双关的对许仙说了一句。

    “额!”许仙没办法了。在骨科张凡开口了,老高一定会同意的,就算老高不在,张凡开口了,副主任也得掂量,技术在这放着呢。他不得不考虑。

      <code id='240f4'></code><style id='4cc05'></style>
    • <acronym id='2c512'></acronym>
      <center id='a855a'><center id='be9d6'><tfoot id='c23b9'></tfoot></center><abbr id='f3ee2'><dir id='4f87a'><tfoot id='850dc'></tfoot><noframes id='6b08d'>

    • <optgroup id='740c1'><strike id='7eae2'><sup id='3c097'></sup></strike><code id='ea1e5'></code></optgroup>
        1. <b id='4c94d'><label id='4af67'><select id='03617'><dt id='55fdf'><span id='f3e2c'></span></dt></select></label></b><u id='898b1'></u>
          <i id='6b9ab'><strike id='9e062'><tt id='018c6'><pre id='78138'></pre></tt></strike></i>

              <code id='a9e37'></code><style id='2673f'></style>
            • <acronym id='ce131'></acronym>
              <center id='e8e5a'><center id='79c55'><tfoot id='7f8d2'></tfoot></center><abbr id='41233'><dir id='1ee48'><tfoot id='197a7'></tfoot><noframes id='3fe05'>

            • <optgroup id='a4527'><strike id='f0369'><sup id='40d3b'></sup></strike><code id='a56b7'></code></optgroup>
                1. <b id='da440'><label id='6eddd'><select id='9df44'><dt id='94cb5'><span id='f8f41'></span></dt></select></label></b><u id='8ab91'></u>
                  <i id='c915d'><strike id='3b7f3'><tt id='eae9b'><pre id='f6c26'></pre></tt></strike></i>

                      <code id='7b5b7'></code><style id='cae5d'></style>
                    • <acronym id='5c52a'></acronym>
                      <center id='ac592'><center id='584cb'><tfoot id='5ad1a'></tfoot></center><abbr id='852af'><dir id='94de8'><tfoot id='95fb2'></tfoot><noframes id='ee1dc'>

                    • <optgroup id='76133'><strike id='26e85'><sup id='f1806'></sup></strike><code id='74d0e'></code></optgroup>
                        1. <b id='8f097'><label id='2cd50'><select id='58830'><dt id='f8337'><span id='0ceb2'></span></dt></select></label></b><u id='fc5af'></u>
                          <i id='4b4a6'><strike id='6358c'><tt id='af9ed'><pre id='c5fee'></pre></tt></strike></i>